东隅

一个以前会去写文但是不怎么会写文并且现在什么都写不了的垃圾写手

表面是清晰明了的谎言,背后却是晦涩难懂的真相。


比喻是一种危险的东西。
人是不能和比喻闹着玩的。
一个简单的比喻,便可从中产生爱情。

此生无悔入华夏
来世还生种花家

嗯。


写在前面的。

文笔很垃圾…
是以前做的梦
有一点添油加醋的成分
但基本上都是梦的内容
给写成文了
可能有些表意不明
毕竟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梦想表达什么
时间线穿插也比较奇怪
不过的确是在梦里就出现了“插叙”这种情况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就这么多。

————————————————————

伤痕忽隐忽现……

到底是怎么被抓去的
到底是哪一天逃出来的
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我已经想不起来了……

伤口不怎么真实,痛楚似乎也忘记大半,即使忘记了长相,心底对那人的恐惧却不曾消退。获得自由的那天直接逃进了以前经常去的饮品店,希望店主小姐和她的弟弟能帮到我…

很意外,面对自己被囚禁虐待的事情,我出逃后没有去向家人寻求任何帮助,当然这么久以来也未与他们联系过。

店主小姐听了我的陈述,慌忙找来了她很熟悉的警察,向他说明了我的遭遇,他说会想办法收集证据将那个人捉拿归案。

接下来一整天我都在柜台前当收银,心里无时无刻不在害怕,害怕那人的再一次出现,把我拉回深渊,整日面对灰色的墙壁和各种各样的铁器,如若说是让我做苦力也好,偏是用在我身上的……想起这些,我真想一了百了。

身上的伤口很显眼,有些时候又会消失,每当看到瘦瘦高高的男性,都好似看到了那个人一般,会出一身冷汗,害怕重蹈覆辙。

到底还是没有躲过去,依然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是怎么回事,我又回到了这个地狱都不及其十分之一的地方。

我不断地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太急躁反而会坏事,然而由于力量悬殊,大多时候我都处在绝望之中,对于那人的时常靠近,我无时无刻不紧绷着神经,担心在我不知道的时候会有更可怕的事发生,疲劳、疼痛、惊慌、恐惧交杂在一起,比起身体上的痛苦,心理上似乎早已不能承受这一切了,不再去想某一天再能逃出去,我会做些什么,我会见什么样的人,有机会我会对面前的这个恶毒的人说些什么。

久违的出门,这个人竟会带我去见见太阳,明明他做的事是会被万人唾弃的见不了光的。

重见天日并不是什么很好的感觉,虽然已是傍晚时分,未完全落山的太阳还是很刺眼。我并不知道自己在那间房子里过了多久,只是现在已是初秋了,长袖更容易遮挡住身上的伤痕,他可能是这样想的…,而且,一直待在那里的话,如果我失了心智,乐趣可能会少很多吧,可笑的男人。

那人一直拉着我,害怕不留神我就会逃跑,从出门到公园,他一直没有放开手。他也看得很紧,我没有从中找到什么机会,只不过,这里毕竟人多,在不知不觉中,我手上的触感消失了。

我沿着人多的地方逃回了那家饮品店,此时我已经什么话也说不出了,店主小姐忙带我进屋,我颤抖着拉过她,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我……知道…他的长相了……”

我描述清楚后,她叫来了那位警察,说明了一些细节就进屋嘱咐弟弟照顾好我,接着就去做生意了。

虽然十分疲乏,但入睡对我来说是件恐怖的事,我一直保持着清醒,即便身体已经虚透了。

第二天,坐在柜台收银的我时不时会回头看看店主的弟弟,以确保他在那里。约正午的时候,店主回来了,那位警察紧随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军刀,并对我说,

“我还是给你一个防身用的吧,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拿来伤人”

这我当然是懂的,正当防卫不用负什么法律责任,处于这种心理我接过了刀,在警察要出门的时候,进来了一位客人,甚是面熟,散发出让我不禁想远离的气息,且看到我的那一刻愣神了,店主看了一眼立即觉出异样,拉着我的衣服小声说,

“是他吧?”

“什么?”我又看了一眼那人,熟悉又陌生

“是他吧!?”她的声音大了一倍
“是他对吧!!?你会不会又忘记了!?”

“诶……他是……”我瞪大了眼睛,身体开始颤抖,眼眶里充满了眼泪,手扶着墙壁向后退
“是…是他!”我努力忍住哭腔,压低声音说着

那人一转身想要走进柜台,弟弟冲上去将他拦住,店主大声呼喊刚出门的警察,我已经泪流满面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警察进门便压制住了那人,让他跪在地上,我心里所有的愤怒翻涌出来,想到这么久自己经历过的生不如死的恐惧和痛苦,将他千刀万剐也不为过,随即翻过柜台,拿着刀冲了过去。

没有一丝犹豫,刀便全部进入了他的脖子,在刀拔出来的一瞬间,献血喷涌而出。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没有人劝阻,也没有人来得及劝阻,右手袖子上新鲜的血液散发着腥味,我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我杀人了。

而且,这不能算是正当防卫。

泪水一瞬间顺着脸颊滑下来,拿着刀的手开始失去力气,身体忍不住地颤抖,体内用尽全力呼出的一口气夹杂着声带自然震动发出的些许颤抖的声音,全身的肌肉因为紧绷而疼痛不已,下一秒整个人便跪在地上,突然而来的哭泣让我有些缺氧,大口呼吸之后我转身看着后面的店主和弟弟,即刻觉得自己辜负了他们。

我杀人了。

我该怎么办。

我的人生就此结束了。经历了大起大落,在被折磨的漫长岁月后,本以为终于可以开始步入正轨,可迎接我的依旧是死亡。

离世的那天,除了这对姐弟,没有人为我送终,我看得到他们在我墓前放下的一束白花,看得到那个人渣入土之时脸上的不甘,看得到这仍旧充满光芒的世界,看不到的是自己的末路,接下来的我,要去哪里?

我仿佛又坐在了那家熟悉的饮品店里,玩着手机刷空间动态,店主的弟弟就坐在我对面,他感受不到我的存在,不过我的确是不存在的。

我不停地戳着屏幕给这些无趣的动态点赞,这是我为数不多感兴趣的事,正在我沉迷其中的时候,突然点到了他发的那条,弟弟突然站起来喊着姐姐说,

“姐!她……有消息了………”

While I'm your puppet, would you kindly.
Please play with me again.

不知道叫什么的神奇的脑洞

【慧贵】

还有双球,球杆什么的

都不是主要的啦

————————

考试的时候脑洞特别多

就在考场撸了一个

虐了虐32果咩

有些人设剧情需要嘛

民那不要见怪

すまん_(:_」∠)_

正文开始!

黑喂狗!!!

——————————————

所以到底要不要去说啊?!

有冈大贵抱着枕头x坐在位置上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两个月前——————

「呐呐,伊野尾君好可爱啊,我要去求他做我cp!!」大贵拽着同桌山田涼介的衣服晃来晃去,突然发现了「新大陆」的感觉让大贵分外激动

「你好烦啊喂……不过嘛,我也觉得他挺可爱的,看起来好像小猫一样」涼介托着腮看向伊野尾慧干净的侧脸

「你觉得他会同意嘛?!??」

「你真的要去说吗?!话说你觉得他那样一个学霸会清楚cp的意思?他不知道的话说不定还会误解呢→_→」

「……那怎么办」

管他呢,先去问问看啊!

————————————————————

「伊野尾君早上好!」

「嗯?」

正在写作业的伊野尾慧抬起头笑笑

「噢!早啊!」

好可爱!!!

蘑菇头和圆圆的脸正相配,笑起来完全就是小朋友的样子,感觉头顶有猫耳朵冒出来,好想捏捏他的脸(*/ω\*)

「呃……那个……伊野尾君可以做我cp吗?」

大贵直捣黄龙,瞬间红了脸,认真地盯着面前那对小猫一样的眼睛,对上了眼神

「不可以……」慧一脸淡然

有冈大贵受到了惊x吓

「cp是什么意思??」

你的好友【懵逼慧】已上线。

此时大贵的内心是崩溃的。

「cp就是那个……嗯……这样吧!」

大贵掏出了手机百度[才不是什么百度]

「なぁ……」

「原来是相方啊……可以啊~」

「真的嘛!太好了(*/ω\*)」

大贵只是没有给他看手机里解释恋爱关系的那部分罢了

—————————————————

只是觉得人家长得很可爱的

怎么就喜欢上了呢!!!

大贵发现了自己对待慧不同之处后立刻去找了yama求助

「yamada~怎么办!我好像喜欢上他了!!」带着哭腔的某贵在椅子上要爆炸了

「其实一开始你就对他有意思,死不承认,这学期就快结束了,要告诉他就趁早吧~」涼介瞥了一眼趴在桌上的大贵

【大贵,不要去……】

「不,我才不要,多尴尬啊!」

【真好,那就不去了!】

话虽这么说,他是感觉到了伊野尾待自己的不同才决心告诉了yama

说白了就是没胆子去要人推一把

两个月里,不怎么接触人的伊野尾和大贵的互动已经超越了普通相方,对方两个人却什么也不说

好想去表白……

无力的大贵眼中充满了欲望x

不要去表白……

绝望的yama不想说话并想向伊野尾扔一堆辣鸡

———————————————

盯着伊野尾成了有冈的日常,两人座位不远,每次伊野尾和同桌叽里呱啦讲话的时候,有冈都扯着耳朵听,但从没听清楚过

——————————————————

一番伝えたい言叶と

一番闻きたい言叶が

同じことがわかるから

二人はずっと黙ったまま

————————————————

继yama了解真相后,中岛裕翔也知道了

「想说就去啊,以后后悔怎么办,」

距离考试还有三天,不说没机会了

「你也知道的吧!没机会了!走吧!」

然后大贵就被往过拽……

对,往过拽……

「啊啊啊不行啊yuto!」

球球是拽不过肌肉男【什么鬼】的。

吓得有冈大贵坐在了地上x

但是照样被拖了过去

「不要啊……yuto……我不要……」

♂♂♂

yuto无视了他的话,继续——拖——

………………

最后以大贵一把拉倒yuto压♂在自己身上为结局

———————————————

只剩下最后的机会了……

大家考完试都坐在教室里吵吵闹闹,有冈大贵一个人心神不宁地看着天花板

「所以到底要不要去说啊?!??」

「去吧……」

yamada拍拍他的背

「不要让自己后悔」

「……嗯!」

有冈终于起身自己走向慧的座位,捏着手心发汗的拳头


看着那人远离自己的背影,心头一紧


伊野尾慧不会答应他的吧?!

一定不会的……!

他可是我的!

为什么你看不到我……

有冈大贵……

你这个chibi……


山田涼介抓起了衣角,闭上眼睛

他拒绝看那人对着别人表白的画面

其实只是不想让别人看到哭泣的自己吧

————————————————————

「inoo酱……呃……要吃巧克力吗?」大贵掏出巧克力给他放桌上

woc我这是秒怂嘛!!不能这样啊!!

yamada还看着我呢!

「诶……?巧克力啊~好久没吃了~阿里嘎多呐,呆酱」

「呼……」

大贵呼了一口气,抓起慧的手臂走出了教室

「呆酱?」

「慧……お前が好きだ」

バカみたいに大好きだ


说出来了,大贵看了看慧一如既往平淡的眼神,心里有些发毛,又注意到慧手上拿着的巧克力

「如果不想吃的话,丢掉就好了」

大贵已经承认自己的失败了

「怎么会,我可是想和呆酱一起吃的呢~」

接着剥掉了糖纸,将巧克力放进嘴里,低头吻住大贵

口腔融化了本来就有些许温热的巧克力,灵活的舌头把夹杂着透明液体的巧克力推进了对方的嘴里,进一步在那里肆意地搅拌

接连而来的进攻让有冈猝不及防,每一次接触都敲打着自己的神经,晕头转向地坐在地上

伊野尾顺势离开了有冈的嘴唇,抱着他把他轻轻放下,自己跪在人双腿中间,凑近了脸颊

「僕も」

有冈大贵这次你听到了吧

每次和同桌讲都想让你听到哟

我也喜欢你

「inoo酱你……」

脑神经又接回来的那一刻有冈发现两人正处于一种特别羞耻的体位【划掉】姿势,连嘴角的某些东西都来不及擦就「哗——」地站起来,顺便拉起了伊野尾,一拳头打在他肩膀上

「バカ!」

伊野尾笑笑

「そう……俺はバカ~」



————————————————————

呜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结束了结束了结束了

各位看完请点个赞啦_(:_」∠)_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